【东卷】海獭的旅程

这是一个N年前的脑洞,关于海洋里的故事。

海獭东堂X海蛇小卷

我已经努力地让所有生物都科学地能够出现在同一片海洋了。

本来打算写短一点的,突然完全收不住了怎么办_(:з」∠)_

 

某一日,平静的海面突然出现了阵阵波动,一只海獭矫捷地在海水中穿梭,神情还有些焦急。

“maki酱?”名叫东堂的海獭大声地呼唤,两只爪子伸地老高,期盼着寻找的对象能够看到自己。然而海面一望无际,却不见它要找的身影。

天空中一只盘旋的鸟儿突然急速下降,停在了水面上,头顶的羽毛奇特地挺立着:“东堂桑,你在找什么?”

“真波,看见我蛇没,这么大,绿的!”东堂慌乱的挥着爪子,试图比划出一个大概的样子。

真波似懂非懂地歪头,若有所思地挥着翅膀回到了空中:“虽然不是很明白,但是我会帮你找找的。”

东堂摸了摸湿漉漉的耳朵,思考了一会,又迅速的在海水中穿梭起来。

不远处一群进食结束的沙丁鱼安静而迅速地经过了东堂的身边,其中的几条老面孔停了下来。

新开嘴里还叼着之前找到的藻类:“东堂,你还是这么的活跃。”

“窜来窜去的好烦啊你!”荒北则不满地瞪着东堂。

东堂也不在意荒北的不友好,向着新开询问道:“看见我蛇了吗?刚刚还在的,一会就不见了!”

“咳咳,你也该试着离开海蛇,做一只正常的海獭了。”小福用一向正派的口气回答。

“总之我们会帮你找一下的,不要耽误我去锻炼腹肌啦!阿布!”

“拜托你们了。”东堂搓了搓脸颊边的毛发,也不再有心思去吐槽作为一条沙丁鱼的泉田为什么要练腹肌了。

东堂回到了海獭们群居的地方,这个时候很多海獭都在午睡,还有一些雄性的海獭正梳理着毛发,见到毛发乱糟糟的东堂时不由得吓了一跳。

“东堂,你的毛怎么了?”

东堂摸了摸头,显得有些失魂落魄:“我的蛇不见啦……”

“就是那条一直睡在你胸口的绿色海蛇?”一只雌性地海獭热情地游了过来:“早上我似乎看到它往东面的方向去了。”

“东面?那里可是住着许多大家伙的地方!”东堂自言自语起来。

 

东堂口中的“Maki酱”是一条海獭们在夏天进行海上旅行时遇到的海蛇。它确实是一条非常与众不同的海蛇,海獭们还从未在海里见过通体泛着绿色的海蛇,因此都有些惧怕。然而东堂似乎生来就有着冒险家的气质,它从海獭群中游了出来,向这条满脸迷茫的海蛇打了个招呼。

“嗨,你好。嗯…我是想说…你是我见过最独特的海蛇了,不,我的意思是说你…很好看。”东堂捋了捋胸口的毛,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眼前这位朋友。

海蛇却并不介意,反而很友好地回道:“谢谢,你也是一只独特的海獭,当然是褒义词。”

“具体来说,我是海獭中最帅的一只了,这样说绝对不为过,因为几乎所有海獭都会这么觉得。海蛇先生你也这么有眼光,我真的非常高兴!对了,我似乎还没有自我介绍,我叫东堂。”

海蛇有些呆滞,因为在它的蛇生中还暂时没有遇见过这种(难以形容的)类型的海獭,但是它依然很有礼貌:“东堂你好,你可以叫我卷岛……”

“那么我就喊你maki酱(小卷)好了。”东堂飞快地为它取了一个昵称,还颇为帅气地眨了眨眼睛。

海獭群显然并不希望因为这些小小的插曲打乱整个旅行的计划,于是一只海獭上前催促东堂是时候继续前行了。

海蛇也似乎松了口气:“那么我就不打扰了,祝你们旅行愉快!”

“不,我的朋友,我想我们可以一起旅行的。”东堂双掌合十举在脸前,一双泛蓝的眼珠还带着一些水光。

海蛇向来不太擅长拒绝来自别人的邀请,或者说它从未被邀请过更不知该如何拒绝,当它看到东堂可怜兮兮的表情时,忍不住有些心软。

于是东堂立刻就当做它的新朋友给了它肯定的答案,一把揽住了海蛇先生。

“maki酱,我想把你放在我的胸口会比较安全。”东堂小心的将海蛇盘了起来,放到了毛茸茸的胸口。

海獭群立刻喧嚣起来:“天哪,胸口可是我们最宝贝的石头和食物才能呆的地方!”

“我也觉得……这样似乎……不太合适。”小卷觉得自己遇上了蛇生中的巨大危机,因为它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,可作为一个冷血动物,发烫绝对不是一件好事。

东堂却丝毫不以为然,甚至用自己的爪子轻轻地安抚着眼前这条看起来很慌张的海蛇:“因为傍晚的海浪说不定会把maki酱卷走,我可不希望我的朋友这么快就离开。”

这下卷岛已经明白自己的抗议是不会生效的,它从记事起开始的旅程就这样被一只异常热情的海獭打乱了。虽说这一路上它也遇到过许许多多的朋友,但是像这样一同旅行的朋友可真是非常的少见。不过这样少见的经历,偶尔为之,或许也不错吧。海蛇先生于是深呼吸了一下,让自己用一个更舒适的方式躺在了毛茸茸的胸口上。

新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。

 

简单地吃过午饭后,东堂梳理了一下毛发,以免在接下来的旅途中受冻,接着又掏出了他最喜欢的石头,紧紧握在爪子里高举过头顶摇晃了两下。

“一定要保佑我把maki酱找回来!”说完,它就头也不回的窜进了海里。

其实海域这么大,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这条海蛇了,但是东堂却并不愿意放弃找寻它的机会,要论这样执着的原因,海獭先生似乎也没空细想。

不过幸运的是,在踏上寻找海蛇的旅途后不久,东堂就遇到了熟人。

海獭扬起小小的脑袋,看着在头顶盘旋的鸟:“真波!找到我蛇了吗?”

真波松了松喙,扔一下一个软软的东西。东堂接住后定睛一看,吓得尖叫起来: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maki酱怎么了!!!!”

它看到了一条软软的绿色蛇皮。

“是谁把maki酱变成了这样!是邪恶的魔法吗!”

“蠢货,这只海獭绝对是蠢货,对吧假正经!”这时海面上出现了两只颜色各异的水母,红色的那只率先发话了。

“我认为你并没有资格说别人蠢货,鸣子。”蓝色的水母翻了个白眼,虽然东堂并看不到对方的眼睛在哪里。

东堂惊讶地用爪子揉了揉脸颊,问道:“你们知道这是什么魔法吗?”

被称为假正经的水母一脸正经地回答:“这不是魔法,这是蜕皮。”

东堂明显地愣了两秒,在他的脑海里显然是找不到“蜕皮”这个词的,或许对他来说和“掉毛”是同一回事。


“蜕皮是蛇类的特性啦,你手上拿的就是卷岛前辈蜕下来的。”叫鸣子的水母灵活地游动着给海獭先生做科普。
为了避免眼前的海獭再问些让人难以回答的话,假正经又补充道:“蜕皮时需要安静的环境和特殊的礁石。”

“特殊的礁石……果然是向东面去了吗?”

两只水母非常默契地同时点头。

东堂顿时精神起来,一挺胸蹿出老远,还不忘回头挥手:“谢谢啦,鸣子、假正经!”

蓝色的水母明显抽搐了两下:“所以他会理所当然地觉得假正经是名字吗?”

红色的水母伸出触手象征性地拍了拍它的背。

过了许久,东堂才想起自己忘记问为什么两只水母会认识maki酱这件事,但是这有什么要紧呢?再过不久它就能找到maki酱了,它可以慢慢听maki酱讲述在遇到自己之前的故事,所以再忍耐一下就好了。

 

一天很快就要结束了,海面上的浪潮高涨了起来,晚霞将水面照成了好看的橙红色。东堂也觉得有些累了,于是它用一团海藻将自己绑起来,以免被海浪卷走,顺便当做下半夜的口粮。它将收藏好的海胆拿出来,“喀蹦喀蹦”地敲在胸口的石头上,敲着敲着,它又想起了自己的海蛇。

在海蛇与这只海獭相识以后,它们便很快就习惯了一起生活。东堂是一只闲不下来的海獭,空闲的时候会催促着卷岛陪自己进行游泳比赛,卷岛意外地并不排斥这样的运动,它们会一直游到海岸的另一端,直到太阳西沉,霞光洒在海蛇的身上,鳞片反射出金色的光。这种时候,东堂就会将游泳的事抛到脑后,两只发亮的眼睛只顾着盯着卷岛看。

“你果然是我见过最好看的海蛇了。”它诚实地说。

于是,卷岛就会红着脸回答:“说……说什么傻话咻。”

然后东堂将它再次盘在自己胸口,把它爱吃的海藻和鱼卵一股脑地堆到卷岛面前。

“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你抱着石头了咻。”

“啊,那个呀。那是因为我的宝贝已经变成maki酱了,所以石头就要退居第二了。”东堂笑着回答它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kuro_yuu | Powered by LOFTER